驅魔之秘

十九世紀六〇年代,美國一位有搜尋史前人類遺物興趣的外交家兼人類學家斯奎爾,在秘魯發掘到一個石器時代的人類顱骨,並且在這個頭骨上人們有驚人的發現:兩條切割得極精確的平行幼細溝槽,與另外兩道溝槽相交,四條整齊的溝槽並圍住那塊頭骨,毫無疑問這是一個腦外科手術。斯奎爾在無意中發現石器時代的一宗腦外科手術遺跡,這個取出頭骨檢視腦部的方法今天稱為環鑽術。當斯奎爾把這個曾經切開過的顱骨送交當時最具權威的人類學家布洛卡博士檢驗,這名研究體質的法國學者證實,那個顱骨是在人活著時被打開的,更進一步的研究斷定切口周
圍的骨頭還有被感染過的跡象,似乎頭骨被開刀後,這個人大概僅活十五天便離開這個小型辦公室出租世界。
這以後的幾十年,學者們研究歐洲的史前人類頭骨,確信懂得環鑽術的史前人並不限於美洲,從俄國西部至大西洋沿岸各個考古場地,都找到人類實施環鑽術的證據,時期從鐵器時代、例子,發瑪最多的即最常見的是橢圓形、圓形、菱形和四方形。令人驚訝的是一九三六年巴勒斯坦發現的兩個因腦外科手術切割過的頭骨,採取的切鋸方式竟然與遠隔重洋,斯奎爾在秘魯發現的那個完全相同!由於廿世紀初,在太平洋各島嶼之間仍有人採用環鑽術,所以人類學家們得以向這些現代的「史前腦科醫師」請教幾個問題:他們為什麼要做這種手術,手術中如何使病人減輕痛苦或應付對於病人的失血?「醫師」的回答讓人們大為驚異,讓現代人對史前時代的腦外科切割手術的目的和技術有些瞭解,原來,驅魔是手術的主要目的。其實,史前的人類和這些太平洋上的島民一樣,對大腦的功能知之甚少,故而做起手術來毫無顧忌,一點也不擔心發生危險,當某人因腦部受傷而陷入昏迷,便做手術清理傷口 ,取出嵌入裏面的頭骨碎片。他們都認為痙攣、長期頭疼、昏睡症以及抑鬱症,這都是因為顱骨內藏有某種有害的東西,即魔鬼之類,必須將它們取出才可痊癒,驅除邪魔惡鬼是大多數手術的起因,驅除了邪魔之後才能補入精髓正氣。
從史前時期開始,這種開腦手術就開始為患者服務,而主要的實施物件,是那些為保衛部落而參加戰鬥傷及頭部的戰士 ,從波蘭、葡萄牙、秘魯、阿拉斯加發現的接受腦外科手術的患世界室內設計歷史未解之謎者,小僅六歲,老至六十歲,有男有女,並且還發現一些做過兩次和兩次以上腦外科手術的病人頭骨,而在秘魯庫斯科發現的一個頭骨,上面竟然有不止七個圓形切口 ,所以這些切口毫無疑問都重新長出了健康的新骨,這證明連續多次的腦外科手術都進行得非常順利。

More

無數人工

人們也不會因為鬧過假水怪和一些水中的秘密被揭穿而放鬆警戒,但謹慎察覺總是有助人們去發現危險的存在。世界各地的先人都有人使用過回力棒,例如在歐洲、埃及和印度,都發現古代遺留下來的回力棒或其碎片,這個東西給人的感覺有點神奇,古代製造回力棒的技術,今天在澳洲一些地區仍未失傳,當地土著製作室內設計主要是供遊客購買。歷來所發現的最古老的回力棒,卻是幾年前在佛羅里達州發掘出來的。
其歷史遠溯到西元前約一萬年,這使人們的目光注意到佛羅里達州發現那根回力棒的地方,在大沼澤北面靠近墨西哥灣的一個叫小鹽泉的湖,過去它一度被認為只是個淺水湖,但在一九五九年潛水員發現寬闊的湖面下,有一個周邊幾乎垂直的落水洞。學者們認為,大約一萬二千年前,這個湖的水位比現在低得多,因此,那時這種當地人稱為洞狀陷穴的落水洞,也許曾供給人類食水,還有獵物。野獸來到這個洞穴陡峭的邊緣飲水,時常會掉落下去上而被淹死。從一九五九年,尤其是七〇年代初以來,考古學家研究洞壁岩架上,數千年來水位升降積聚下來的沈積層,找到一些保存完好的古代社會文物,在小鹽泉水底及其附近地帶所作的研究工作,目前仍在進行。
由於研究人員發現的人類遺骨和文物異豐富,負責研究的科學家將那個洞狀陷穴稱為「天然歷史文物寶庫」;除發現那根目前尚存的最古老的回力棒外,潛水人員還撈起其他一些有趣的設計物品;在洞狀陷穴最上端的邊緣,亦即洞口開始擴大為現今湖盆的地方,有許多插在沈積物中的木舂,其分佈位置顯示這些木舂是構成一個陷阱的部分,再低一點又發現回飛棒的岩礁上,有一個已絕種巨龜的崩裂甲殼;在這個約長一米多的甲殼裡面,嵌著一根木條的殘存部分和一些經過烘烤硬化的泥土碎片。可想這只巨龜墜入陷阱後被人用削尖的木條刺死,烤熟後食肝,巨龜司能是遢濫捅而致絕種的。大約九千年前開始,這個地區的地下水面上升,其時,因為別的地方亦可獲得淡水,小鹽泉逐漸遭人捨棄。但到七千年前,水位再次下降,這個地區再度有人聚居。科學家們在附近一個沼澤發現一處六千年前,埋屍約一千具的埋葬場地,是北美洲發現的史前印地安人最大墓場之一。有些屍體在潮濕泥炭中保存得相當完好。其中有個頭骨裡面還藏著一部分腦髓,腦結構仍然清晰可辨,屍體部分用茅草包裹,旁邊還放著帶葉的樹枝和無數人工製品,考古發掘使小監泉湖的真面目漸漸露出曙光。

More

黑洞的故事

讓我們設想在冰川期快要結束時,北美洲的北方儘管仍被冰雪覆蓋,而現今已成沙漠乾旱現代的同類體型要大得多,在麥瓊金發現骨頭的那個新墨西哥州乾涸的河谷附近,史前一定有一個水域,水的四周生長著繁茂肥美的青草。當那些美洲野牛趕到那兒去喝水時,早已埋伏在草叢裏的古印地安人,用精心打製的矛頭,給予猛烈地擊殺,他們的動作靈巧、迅速、有力,如同戰場上勇猛的戰士 。近幾年考古工作者們還發現,古印地安人不單在福爾索姆留下生活的痕跡,在美國西南部和其他地方也留下印記。
在科羅拉多州基特喀生鎮不遠的一條溪水裏,有一個極為令人興奮的發現,根據骨骸堆積的狀況,表明那裡曾經屠宰大量的美洲野牛,種種跡象顯示,史前古印地安人有辦法能迫使一群多達一 一百頭的美洲野牛四處逃竄,致使其中半數的野牛驚惶中墜入溪谷,一些牛被後面的同類踏死踏傷,而另一些自然遭到溪谷上獵手的射殺,因而那些美洲野牛的骨骼中,能看到許多作屏風隔間的銳利尖狀物。考古學家們推斷這一大批骨賂中有十六具是小牛的骨骼,有的出生僅數日,古印地安人圍捕這群巨獸時,是五月、六月交會的某一天,對古印地安人來講這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日子,他們不僅得到足夠供應好幾個星期的糧食,也有大量可供製衣的獸皮及其製作工具需要的獸骨獸角。
人比所有動物都兇猛,從實地的考察可見,那些石器時代的印地安人,在屠宰獵物和加工充分利用方面,所採用的方法和程式與現代牛肉加工廠宰殺牛一樣快速高效,他們按程式進行,同時可以分解幾頭美洲野牛,將每一個部分的牛肉剔除乾淨,然後將骨頭分類堆積起來。在科羅拉多州這個考古地被宰殺的野牛,四分之三經過分批分解。這一次的屠宰,粗略地估算,大概可以為整個印地安部落提供一 一萬五千六百九十公斤肉食,一 一千四百五十公斤脂肪和一千八百公斤內臟。總共有一百個屠宰手工作半天時間,即可完成這項工作,而且考古專家們認定,這些屠宰手一邊幹活,一邊享受野牛身上某個部位的肉,在屠宰場裏到處可見散佈的牛舌骨頭。幹完活後,一部分牛肉很快就會被食用,大部分則被曬乾待日後享用。
雖說關於古代印地安人生活方式的說法,大多屬於現代人的揣測,僅知他們是能幹的獵手,能夠對付任何兇猛的野獸,大致是四處流浪的遊牧民族,而且時常有過剩的肉食。常常遺留下尚未宰割的獵物,有關這個民族的生活及真實面貌,可能永遠將藏在史前的迷霧中。生活在世界各大洲的人們,都聽到過各種海洋下黑洞的故事,人們對無法看見真相的事物總帶著自然的恐怖心理,江河湖海就是時常讓人們恐懼的物件之一。因為自然界的秘密太多,廣闊無邊的海洋阻擋我們的會議桌,彷彿是為隱藏某個真相,因而這樣的故事就會越傳越多,這並非是人類的多疑,過去的經驗告訴人們,對周圍環境的潛在威脅,應持有一定的防範心理,例如:一些有關河獸、水怪的說法,就曾確實威脅過人類的安全。

More

感謝老天

當時的那些工藝人還認識到如何以各種材料作不同用途,如在蘇聯柯斯提安基的一個考古地區找到的一批史前燧石,據調查是來自一百三十公里外的高質礦藏,因而顯示當時獵手或貿易商人不辭長途艱辛,攫取品質最佳的燧石。新的工藝匠更善於利用當時遍及歐洲,甚至遠及西班牙南端的馴鹿鹿角,以及東北面的長毛象的象牙,他們把一塊塊獸骨或辦公桌邊緣在砂岩上摩擦,磨得鋒利!並發明了象牙做的勺和匙,當做飲食器具。
我們幸運地從動物一步步走進人類文明的社會,從較低的層次提升到較高的層次,這到底是必然的結果還是偶爾的巧合?或是神祈的恩寵讓我們擁有今天的一切?或許我們要學會真誠地去讚美自然,感謝老天!北美洲的古印地安之謎一九一 一五年春天的某下個午,一個名叫麥瓊金的人,為尋找一頭丟失的母牛,騎著馬沿著新墨西哥州福爾索姆鎮附近一條乾涸河床邊緣緩緩地向前走著,當他向著河谷上下掃視時,忽然看見河床上有一堆東西在陽光下閃亮耀眼。麥瓊金驅馬過去,看到那是一些曬得白晃晃,如同牛骨一類的骨頭,他撿起幾塊仔細察看後,感到這些骨頭太大絕不是普通的牛骨。並發覺一塊骨頭下埋了 一件像是精心製作的燧石利器,這與他所見到的任何印地安人的箭頭完全不相同。麥瓊金看到的這堆並不起眼的東西,後來被認定是現在北美洲出土最早和最有價值的史前遺物。
這批骨和燧石利器一出現,當即引起新墨西哥州博物館館長費金斯先生的關注,在透過他對樣本的鑒定後,發現原來這正是約在一萬年前已在美洲絕種的野牛骨賂。出於對費金斯先生的敬意,動物學家們稱這種美洲野牛為費金斯古代野牛,最關鍵的一點是,新墨西哥州博物館館長費金斯認為麥瓊金在那堆骨骼下面發現的新奇的矛頭,是史前時期美洲人使用的燧石擲物的尖端。他越來越深信,大約在一萬至一萬一 一千年之前,在北美洲有一個擅長獵獲巨獸的部落存在。對於北美洲的史前歷史來說,這是一個全新的說法,在此之前沒有任何可以支援這一觀點的證據。
在沒有確鑿的證據之前,費金斯的觀點只能是一種假說,就在他鑒定樣本之後的很長的一段時間後,考古學界對他的這個假說的可信性仍持懷疑態度,因為在此之前北美洲從未發現過史前時期獵捕野牛的遺骨。而且那件投擲器尖端還有可能是一件稀少的,但屬較近代人打製的利器,只不過鬼使神差地被水沖到那堆史前骨骼堆中而已。至一九六七年,費金斯先生和他的辦公椅同事,在福爾索姆經過多年的考古發掘,事情才出現轉機,考古學家們找到認為較為可信的證據,這次他們在泥土下面發掘到另一具費金斯古代野牛骨骸,並在兩根肋骨中間找到一個嵌在裡面的一枚石製矛頭,毫無疑問這頭巨獸是遭獵殺死的,它證明費金斯先生的觀點:有一個獵取巨獸的史前部落,曾生活在北美這塊土地上,之後,考古學家所進行的探索性的工作,完全證實那些史前時期的美洲人,即古印地安人是方法周密、技藝熟練的一流獵手。

More

上天的啟發

但是,距今四萬至一萬一 一千年的舊石器時代後期的人類祖先,在把燧石製成有用的工具時,如果沒有受到自然的啟發,那就肯定是受到上天的啟發,當代人往往認為人類在科學技術方面的飛躍進步,是廿世紀才有的革命,最新技術的革命徹底地改變人類的,其實最早的技術現象,才是人類史上最大的技術革命。產生於最後一個冰川期的舊石器時代是真正的技術革命的巔峰時期,有人說我們的祖先有數十萬年曾使用最原始的工具,用折斷的野獸骨骼做大頭棒和砧板,用石塊削成原始的刀和斧頭,把木條或樹枝的尖端用火烤硬,製成簡單的長矛,這或許是受到自然的啟示,無意中於生產時的發現。
在舊石器時代的最後數千年間,天然酵素製造技術又產生一次大進步。這個進展如同是老天給予的靈感,使用的工具種類和款式大大增加,而且日益精巧。這個時代的人類遺物,最先在法國多敦河區克洛麥農山洞中發現,所以也有人稱做克洛麥農人,在這時的冰川期,地球的氣候逐漸變得寒冷,在到約一 一萬年前時嚴寒更達到高峰,克洛麥農人便散居在歐洲和亞洲比較溫暧的地區。這些具有高度發明創造才能的人,還發明弓箭,開始利用獸皮做起帳篷和縫製衣服,學會使用魚鈎、並且還有可以卸下叉頭的魚叉,製作投矛器以便能將利器擲得更遠、更有力,直到現在澳洲土著和南美洲印地安人仍在使用,他們更充分利用足以影響人類前途,即用一種工具去製造另外一種工具的思想,為後來人類的技術開發打開另一扇大門,並得以邁向科學創造。
是什麼因素使人類發生這樣的變化?考古學家在西伯利亞一個被稱柯柯里夫一號的考古場地,發掘出一個骨製矛頭,這件矛頭上還刻有槽紋,這使得被矛刺傷的野獸會因流血不止,在奔突中迅速死亡。在人們看到的出土古物中有兩種製造工具用的主要工具:一種是形狀像燒餅,且有手柄的骨製物品,用以將浸軟或蒸軟的矛柄拉直;一件是用燧石製成形狀像鑿子似的鑿刀;另外,還在一些石器時代遺物發掘地,找到各種式樣的鑿刀,這些鑿刀足以將燧石、木頭,尤其是獸骨削鑿成各種形狀,正因為發明像這樣的製造辦公家具工具,才開始出現真正的手工藝者,製造出更多的工具以應付種類日漸增多的工作需要。同時,他們還設計特別的刮刀,以便割取獸皮並將其內表面刮削乾淨,透過用油浸軟,然後用皮線或腸線縫製皮物和帳篷。歐洲一些考古場地還發現某些火爐遺址,爐子中央還有許多小槽通向爐外,以利空氣暢通,使爐火燒得更旺,而在捷克杜尼威斯托考古場地發掘的一批一 一萬七千年前的泥塑,已表明當時的人早已懂得利用火工,使黏泥變得更堅實持久,從而成為陶器發展的途徑。

More

不可思議

還有些島民懂得利用一種表示星座的「羅盤」,以三十一 一顆星體在地平線上不同地點升降的方位,作為天體指標,指引他們前往幾十個不同目的地,操作起來絕無錯失,路易斯指出,島民們把一些供指標的島叫「伊塔克」,這些島嶼居於較為特殊的位置,只要方向正確無誤,可以看到這些島嶼由某一顆星的下面,移到另一顆星的下面,在前往目的島的途中,指標島先後出現在好幾顆星的下面移到了最後一顆星的下面時,目的地就到達,和路易斯同航的土著,經過許多年的反覆實踐關鍵字行銷,才掌握前往每個島嶼的各種天文圖像,並會永遠牢牢地記在心中。他們還在陸地上進行傳統的訓練,用石頭擺出星星一樣的位置,才能熟練解讀夜間天象,具有驚人的領航本領,就像路易斯年輕的助手希波爾,只要望望雲層縫隙中閃爍的星星,便能準確指出一艘小船的位置。
到了白天,那些航海者就利用太陽的方位指示方向,同時也不完全依賴星星和太陽,因為他們對風向、海浪、海流以及其他自然現象的變化,也有透徹的認識。玻里尼西亞老人特瓦克,有一次在夜間的暴風雨中航行了六十四公里,並從兩個相距不足一公里的島嶼間安全準確地穿過,哪怕是船隻被風吹離航線,又看不見星星、太陽或熟悉的風向、水流等。嫺熟的土著航海人,亦能根據具體情況朝著正確的方位航行,因為,他們還可以觀察因陸地地形地貌以及因海水深度不同,而顏色各異的雲層,成功地駛向十多公里之外一個不落視野範圍的海島。此外,島民們還時常選擇另外一些線索,如鳥類飛行、樹枝漂流和從陸地彈回的海浪,這種海浪能將在距離陸地八十公里之遙的一艘小船顛翻。
事實上,最令人驚異的是他們用至今仍未能解釋的自然現象作指標,更能引發seo專家興趣是,在玻里尼西亞各地稱做「海光」的海洋現象,是一種可視的深水磷光,它們在海面下一兩米處有閃爍的光帶。這種光帶能與遠達一百六十多公里外的陸地連成一條線。石器時代的航海者們當然比現代人更能掌握這些海洋秘密,而理所當然地移居到太平洋上各島嶼,路易斯與其旅伴洋一定有著比我們更深刻的認識。不可思議的古文明創意在七〇年代或更早些的時候,亞洲兒童喜歡打磨卵石成各種形狀的玩具,也許是因為他們缺少玩具,如同是受到神啟或者是大自然的啟發,隨意拿起引起他們注意的鵝卵石便可玩耍,也或許是這些孩子看太多教科書,在他們動手之前便已經知道,有關類人猿用堅硬的石塊充當槌子把燧石敲打成工具的插圖與文字。

More

天星軌道

成功的考古活動讓我們重溫古人的智慧,考古學家早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黑人首先移居自新幾內亞向東伸展至斐濟的一個群島,歐洲人稱之為美拉尼西亞;淺褐膚色的種族在美拉尼西亞以北的細小群島麥克羅尼西亞曾經生活著;膚色較淡但身材高大的人類則移居於玻里尼西亞,這個大群島嶼靠東,呈三角形,包括夏威夷、新西蘭和復活節島,至今許多歐洲人都不相信,那些原始人竟能在無測定位置和確定航線儀器的協助下,找到這些遙遠島嶼。
一五九五年,葡萄牙航海家德季羅斯指出,全歐洲具有magnesium die casting經驗的航海家,即使是短短幾天看不見陸地,也「無法知曉或確認本身的位置」,因此他對史前人類的航海技能表示懷疑態度。直到六〇年代後期,新西蘭出生的遊艇駕駛員路易斯親身探測,才證明數百年來歐洲人想法錯誤,他親眼看到現在的島民駕駛雙體獨木舟或其他載具,仍然可以不藉現代航海儀器去遠航捕魚,或往來島嶼間做買賣。西方現代航海技術的發展和應用,逐漸取代考古的經驗和知識,土著的航海技能正在迅速消失,智識甚深的路易斯決定竭盡全力,對當地土著的航海經驗和知識作全盤瞭解,使其技能重新獲得人們的認識。路易斯得到堪培拉澳洲國立大學一項研究資助獎金,於一九六八年至一九六九年花了長達九個月的時間,在西太平洋一帶穿梭往來,並經常乘坐由當地航海者駕駛的遠洋獨木舟,有時則乘坐由當地航海人駕駛的長十一 一米沒有羅盤或其他儀器裝備的雙桅帆船;他尋找兩個精於航海,但不識字的旅伴,其中一位是來自聖克路斯群島的玻里尼西亞的老人特瓦克,另一個則是來自加羅林群島的麥克羅尼西亞青年希波爾,路易斯走訪島嶼各處的島民,包括一度曾將航海技術視作祖傳秘密的東加群島一個部落的族人,並與他們詳談,這使路易斯在之後出版《我們是航海者》一書。
路易斯的《我們是航海者》一書,不僅詳盡地敘述歷時九個月旅行研究的臭氧殺菌資料,還明白指出,現時島上居民所用導航方法與石器時代他們的祖先所用的方法,並沒有什麼不同。比如他們利用天上的星星,作為前往地平線外遠方小島的夜間導航指標;只要朝已知在某一目的地上空的那顆星駛去便行。只是,每一顆用作指引航行的星,只有當它較近地平線的天空時才可用作指標:假如是向東航行,那是一顆剛升起的星;如果是向西航行,則是將要下沈的星,而且島上居民還跟隨一條「天星軌道」,如一顆星升得太高或已降至地平線下時,他們便利用另一顆在同一位置升起或下降的星星作指引。路易斯說,有一次晚間航行,他們先後藉九顆星導航,沿一條航線駛到一百一十公里外的目的地,準確無誤。

More

海上的幽靈

麝香蘭、矢車菊以及錦葵似乎只是放在墳墓中作為裝飾,而木賊則用來墊底,至於其它幾種,自古以來已廣泛用作草藥,仍過原始生活的尼安德塔人,大概是在這個發展階段中已認識到這些植物的醫療效能,因為這些花卉採自墳墓四周廣大地區,有些更是附近沒有的品種。所以這一定是尼安德塔人的特意所為,其中某些花放入墓穴不只是表示懷念,而是用來祈禱死者來生得享健康。利用aluminum casting分析,植物學家還可以斷定埋葬這屍體的季節。墳墓中發現的花朵,通常是五月尾至七月初的初夏期間,在劄格洛斯山沙尼達村一帶山間盛開。因而,我們得以知道沙尼達村這個墓穴中被鮮花簇擁著的死者,大約是在六萬年前某一個六月左右的日子死亡。雖然,我們無法知道用鮮花陪葬死者是從哪個時期開始的,尼安德塔人用鮮花向死者致敬的做法和現代人是一模一樣,而不是任死者暴屍荒野,這說明尼安德塔人對死者懷有深厚的感情,因為那個時代應該是不會有污染環境和講究衛生之類的說法,與兇猛野獸共同生存在大自然中的尼安德塔人,假如不埋葬屍體動物們也會將其處理乾淨,尤其是用鮮花陪葬絕不是平常意義上的措施,所以大多數學者認為,人類史前祖先之所以不怕勞苦,用簡陋不便的工具挖掘大洞穴埋葬死者,其實是基於相信人死後仍有某種精神世界存在,這種對永生的信念,可能與人類的思想意識一樣悠久綿長。
埋葬死者的習俗,確實已有非常悠久的歷史。我們至今所發現最早的一個墳墓,是在中國北京西南周口店一個石灰石山洞中,其年代一直可以追溯到四十萬年前,古人的想像力似乎非常豐富,好像埋得越深,去另一個世界就越近,另外,祈禱以及鮮花才能讓死者的靈魂安息,而今天的現代人,又保存多大程度的這層含義呢?在每一個領域,我們或許都低估古代人的智慧,今天的每一個重大發現,其實都在告訴我們遙遠的古代是一個充滿神奇智慧的世界,但縱然有如此多的事實也沒能從根本上改變某些人自以為是的看法,還一眛的認定現代人才是有史以來最富有智慧的人類。十六世紀歐洲人初次探索太平洋時,有一項驚人的發現,他們稱為了不起的玻里尼西亞航海者。在探險者的眼中,他們就像是流浪在太平洋上的幽靈。大致在一 一萬六千年前,那些石器時代的人類不藉任何die casting工具,竟遊遍散佈在這大片海域上的千百個大小島嶼。在土著的傳說中,便有許多乘坐越洋獨木舟航行千百公里抵達目的地的故事,正因為當時的人類有這種本領,太平洋上的三大群島,最後才演變至今成為有人居住的島嶼。

More

史前觀念

對鮮花的迷信,可以追溯到史前時期,在探討這個問題的時候,也改變我們對那些世紀傳統的描述,使我們得以重新認識史前文化史曆。傳統的觀點正如十七世紀英國哲學家霍布斯所說:「在自然界翻譯公司競爭生存的情況下,生活是惡的、殘忍而且為時短暫的」。每一天都是一場為生存而作的鬥爭,每次狩獵都要冒死亡的危險,每次受傷都可能導致送命;每次轉換營地都是前途難卜,不知是禍是福。現代考古學家檢驗過出土的尼安德塔人的骨骼,結果顯示只有極少數尼安德塔人因老而死,大多數的人死時都不到一 一十歲。
如果要推翻過去所得的結論並非是一件很難的事,即使,我們不重新硏究出土的骨賂也是如此。過去的觀點對歷史的描寫是極其恐怖的,似乎歷史越久遠就越黑暗越殘酷,人類社會的整個歷史就是一部向前發展的歷史,但如果完全按過去對遠古的描繪,依現代的史前觀念,歷史早就中斷,人類早已被摧毀了;而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從現在的典籍中時常可以找到一 一千年前至四千年前的古人,對遠古時代美好世界的描寫,還有一些在古代傳說和神話中保存起來。以生活在至少六萬年以前,歐洲大陸心臟地帶的尼安德塔人為例,在那個時候,他們支配著世界,他們是石器時代人類,儘管他們的生活有著艱難困厄,尼安德塔人卻能夠憐憫弱者和懂得崇敬死人,和現在的人一樣熱愛鮮花、崇敬鮮花,用鮮花安撫死者的靈魂。數年前史密斯博物館的索列基,在伊拉克東北部沙尼達林近郊一個山洞中發掘到證據,索列基領導的考古工作隊到偏僻的達格洛斯山去,經過近十年努力,期間發掘到好幾層人類居住遺跡,最古的一層可追溯至最後一次冰川期,其中最令人興奮的是一座屍體周圍放滿花束的墳墓,它的特別之處在於這裡埋葬的是一個殘障人士 ,將他的骨骼化石加以分析的結果顯示,他在兒童時期便喪失右臀,而且患嚴重的關節炎。
在現代人想像中的原始社會,這種肢體殘缺的人,是不會被允許在童年後仍然生存下去的,因為一個僅可維持起碼生活的社會並無能力供養和保護沒有生產能力的翻譯公證成員。然而,沙尼達村這個可能無力參加狩獵的殘廢人,卻由族人照顧約四十年,比我們認定的當時平均壽命長一倍。這個殘廢人顯然是給山洞頂部偶然脫鬆墜下的岩石壓死的,族人不僅安葬他,而且讓他長眠在採摘回來的花卉中,雖然花卉早已腐化,但植物學家知道幕穴裡的確放置許多鮮花,因為那些花卉所含花粉用顯微鏡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在潮濕的土壤中,花粉仍然保存良好,甚至六萬年前摘下的鮮花屬於哪一品種,今天也能明確辨認出來。那些花共有八種:西洋蓍草、矢車菊、蜀葵、千里光、麝香蘭、聖班納比蘇、木賊和錦葵。

More

生育女神

這些狩獵採集者當天氣惡劣無法在曠野進行活動的時候,可能就圍在篝火邊取暧或在洞穴中燒烤食物,他們撙坐在火旁,為不使雙手閒置便找些事做,把受神的指引或美好的夢想一點點地刻出來。這就是為什麼在冰川時代在天氣這麼寒冷的時刻,他們雕出來的各種人體雕像都是裸體。從裸體像的造型來看,這不是對身邊物體的臨摹,因為根據她們的肢體舒展筆直完全是依人體結構雕刻,有明顯的創作和想像的成分,這便是後代人們判斷她們可能有網路行銷象徵的原因,因而取名為「生育女神」。
這些生育女神雕像,多數沒有面孔,也無顯著的面部特徵,所以面部的意義遠不如生殖器重要,但是也有少數的雕像風格迥然不同。在法國就曾發現一件髮型優美典雅的細小象牙女雕像;另一件在捷克斯拉夫發現的象牙雕像,嘴巴刻成微歪模樣,好像是面部的神經受損所致。考古學家還認為這具歪嘴雕像,可能就是在附近發掘出土的一個女人的真正容顏,因為這個女人頭骨左面也是有損傷的,如此說來她是一個重要人物;現代澳洲狩獵採集者製作的藝術品,亦提供證據。
證明為族人心目中特別重要的人物雕刻肖像和保留肖像是源遠流長的傳統。而且前面的女性雕像也都有寫實的痕跡,生育可以說是那個時代最重要的事,當時人的死亡率極高,要想保證種群的延續就必需要有極強的生育繁殖的能力,巨乳肥臀是現代的審美和趣味標準跟遠古的不同所致,重視巨乳和陰部的雕刻亦證明重視繁殖的願望;同時,這些雕像也可能反映當時一般女性都有臀部過肥趨勢,今日卡拉哈里沙漠各狩獵民族,女人特別容易臀部過肥,而且她們並不認為肥脂過厚醜陋難看,史前人崇尚肥臀更容易理解。
我們也許永遠無法知道這些古代女性雕像的用途,但崇拜女性、崇拜女性生殖器是其用途中必不可少的內容,從比利牛斯山脈至俄國頓河一帶,所發現的這類雕像極為相似這一點來看,可確認其中必有某種貿協文化關連,不管這些雕像如何使用,迄今所發現的最古老人類藝術作品是世界歷史未解之謎生育女神,是女性生殖器崇拜者的傑作。安魂為要何用鮮花鮮花常常被人們用來比喻妙齡少女,美麗的鮮花成為美好事物的象徵。儘管現代科學家發現鮮花只不過是植物的生殖器,人們依舊把鮮花看得很神奇,它是那麼的美妙,以致人們越來越迷信鮮花,做任何事都把它當做至高無上的禮物,好像許多無法表達的語言、難以傳遞的情感都要藉由鮮花來表達,生日、婚禮、盛大慶典、祝壽以及生老病死那些不能表達清白的感情,都讓鮮花去表白。

More